穿到荒年后,她带着空间撩状元-正文卷 第158章 出大事了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婕炎 书名:穿到荒年后,她带着空间撩状元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大帝书阁)www.bbqsk.com,最快更新!无广告!     “小三,快、配药!”

    “主人,小三从没配过这样的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造反吗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主人,稍等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点!”

    小三配药是需要时间的,温婉真怕它一耽搁,自己就要被吃干抹净了。

    慕如风将温婉扑倒,整个人毫无理智地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慕如风!不可以!”温婉惊呼。

    男人睁开眼, 眸光比先前清明一点。

    他紧咬着后槽牙,蹭一下起身,跑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慕如风!”

    温婉怕他出事,急忙追出去。

    只见男人进厨房,将厨房里的半桶水提出来,站在院子里, 对着脑袋浇了下去。

    冰冷的感觉刺遍全身, 脑袋瞬间清醒许多。

    眼睛也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温婉讶于他的举动,却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她回来之前, 这个男人一直在隐忍克制。

    方才,因为她的一句不可以,他立马就清醒了。

    似乎,还能算个正人君子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李月月离他那么近,她心里还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主人,药好了!”小三将药送了出来。

    温婉将药送到慕如风嘴边,“吃了。”

    慕如风没有一丝迟疑,张口就吞。

    “快去换身干的衣服。”温婉将他推进屋。

    实际上,她还有后半句没讲——换了衣服好去看戏。

    慕如风换了衣服,身上那种燥热感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开心,又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再出来时,温小婉已经不在了,慕震正背着一捆柴进院子。

    看到他时,怔了一下,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慕如风连忙将柴接下来, “爷爷, 都跟你说了,别再干这种重活。等柴用得差不多了, 我会回来砍。”

    慕震骂道:“读书就好好读书,家里的事不要记挂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东西忘记拿了,回来拿东西。”慕如风将柴拿到柴房去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在书院感觉怎么样?”慕震坐在门口的台阶上,擦着汗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,就是……感觉有点吃力。”

    “才开始都吃力,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就好好走。饿了吧?爷爷给你们做饭去。”才说了两句话,慕震就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慕如风急忙把他按下去,“爷爷,我来做吧,你都这么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也好。还有些馒头,将馒头热一热,随便煮个菜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进了厨房,慕如风捞起袖子就准备烧火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没水了,他提起水桶就出门。只见林氏急匆匆往家跑。

    “大娘,你跑这么急, 可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哎哟,出事了, 快去前面看看。”

    林氏顾不得解释, 跑回家去,温洋果然在家,已经醒了,从温婉的床上翻下来,摔了一屁股。

    老母亲的眼泪一下子出来了。

    上前揪住小家伙就打屁股,“叫你乱跑!全村人都去找你!”

    不明所以的温洋反手环住林氏的脖子,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林氏抹了一把眼泪,抱着温洋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李家门口点着几个火把,热闹极了。

    李月月跪在院子里,脸色苍白如纸,而范秀才脸朝下被绑在条凳上。

    刘宝珍手里拿着根竹条子,一条一条抽在李月月背上,被打的没哭,打人的反倒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李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!”

    李月月咬着嘴唇,眼神呆滞,没有一丝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打死我吧,我也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了此等伤风败俗之事,就算你想活,老祖宗都不允许!老娘今日就打死你!”

    李月月还是那句话:“对,打死我。”

    刘宝珍扬起的竹条久久没有落下。

    她浑身颤抖着,最后,扬手将竹条扔了,一屁股坐在李月月跟前,拍打着她的肩膀,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逼死你娘啊!”

    慕如风和慕震赶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。

    刘宝珍下不去手,扔了竹条,李富贵捡起来,对着李月月就打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慕震三两步跑过去,抢下李富贵的竹条。

    “孩子犯点错,至于要往死里打?”

    李富贵张了张嘴,好几次的欲言又止,最后都化成了长长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这哪里是犯点错?这是犯了滔天大罪!打死她,都是轻的!”说话的时候五十多岁的妇人,李月月的奶奶。

    李家老两口话少,存在感非常低。

    慕震和慕如风两人后来,还不知道情况,还是从大家的只言片语中,猜了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大意就是,李月月跟范秀才,在后山山洞里行苟且之事,被村人抓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若只有一两人看见还好,此事两家在背后悄悄解决了就好,可偏偏,七八人都看到了!

    被找到时,那两人还抱得很紧,分都分不开!

    别说李家人了,当时在场的,就没有一个不觉得羞耻的!

    至于为何分不开?只怕只有他们两人和温婉知道。

    那么强的药力下,就是发现对象不对,一般人还真没法控制,所以,就理所当然的……

    慕震叹了一口气,背着手退了回来,“这是你家的家事,我们这些外人,也不好插手。”

    李月月是李富贵两口子捧在手心里长大的,李富贵嘴上说打死她,可终究是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最后,只能将愤恨泻在范秀才身上。

    一脚朝范秀才屁股踹去,“再问你一遍,娶还是不娶?”

    范秀才抬起肿成猪头的脑袋,“不娶!我才是受害者!是李月月自己叫我去后山的!”

    范秀才无端被群殴了一顿,心里头憋屈死了,可他偏偏不能说缘由。

    若说起,李月月定然也会将他供出来,若是让婉婉知道,他心思龌龊,以后只怕连见都不会让他见了。

    不能说背后的缘由,所以……从开始到现在,他一口咬定是李月月叫他去后山,给他下药。

    李富贵又是一脚,“放你娘的屁!我家月月打小就乖巧,怎么可能会叫你去后山?还……还……”

    下药这种事,他一把年纪了,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呵,乖巧?乖巧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!”范秀才自是十分不齿。

    一个想杀人的姑娘,怎么配得上乖巧?

    要说乖巧,还得是婉婉那样的。

    他肠子都悔青,怎么就信了李月月的话,生了龌龊的心思,害人害己。

    (本章完)